破碎的斯里兰卡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7-20 浏览:137

  斯里兰卡,马克吐温在《赤道环游记》中写道:“除了雪,这里拥有一切”。它被马可波罗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岛屿”,它是印度洋上的一滴泪。但近两个月,外汇匮乏、物资短缺、物价高涨不断袭来,总统总理双双跑路,国家宣布破产,迷茫的人们遍布城乡。而等待国际援助,似乎已成为这个人口2200万的印度洋岛国唯一的希望。

  一夜之间,斯里兰卡发生了震惊全球的政变。当地时间7月9日,斯里兰卡议长办公室证实,该国总统拉贾帕克萨(GotabayaRajapaksa)计划于13日辞职。此前,该国发生了一天的暴力抗议活动,大批示威者冲进总统的官邸,并放火焚烧了其位于首都科伦坡的住宅。

  据报道,整整一天以来,士兵和警察都无法阻止一群高喊口号的抗议者,他们要求拉贾帕克萨辞职,并指责他造成了该国70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数百名抗议者涌入房间和走廊,其中一些人身披国旗。他们中的一些人在游泳池里戏水,而其他人坐在四柱床和沙发上。还有一些人正在清空抽屉和柜子。

  一名目击者说,警方向空中开枪,但无法阻止人群包围总统官邸。不过,袭击发生时,拉贾帕克萨和总理维克拉马辛哈都不在自己的住所。两名国防部消息人士称,拉贾帕克萨已于上周五离开,作为计划中的周末示威活动之前的安全预防措施。

  拉贾帕克萨本人没有发出消息,但议长阿贝瓦德纳(MahindaYapaAbeywardena)在一份视频声明中说,拉贾帕克萨已经通知他,将于星期三辞职。“7月13日下台的决定是为了确保权力和平移交。因此,我要求公众尊重法律,维护和平。”阿贝瓦德纳说。

  当天早些时候,斯里兰卡总理办公室发表声明说,维克拉马辛哈愿意辞职,以利于组建各党派参与的新政府。马辛哈也称,国家不能在没有政府的情况下继续下去,在本届政府下台之前,需要组建好新政府。

  “为了确保政府的继续存在,包括所有公民的安全,我今天接受各党领导人的最佳建议,为形成全党派政府让路。为此,我将辞去总理职务。”他在社交媒体上说。

  目前还不清楚总统和总理双双辞职是否会平息公众的愤怒,具体如何进行权力交接也尚不明了。不过议长早些时候概述了上周六政党会议的提议,其中包括议会在一周内选出一位代理总统。此后在当地时间7月10日,斯里兰卡投资促进部部长、农业部部长等多位部长相继宣布辞职。

  “斯里兰卡当前局势用一句话总结,是深度的全球能源和粮食危机导致的国家经济危机,进而又引爆了国家政治危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陈佳如是说。

  从今年年初开始,斯里兰卡国内大米等主食的价格已经较去年翻了一番。随后,通货膨胀加剧了饥饿危机。联合国的一项调查指出,70%的斯里兰卡家庭都减少了食品消费。此外,他们还饱受汽油和电力短缺的困扰。

  还有分析指出,斯里兰卡经济过于依赖旅游业,而因为疫情原因旅游业受重创,与此相关的航空、酒店、餐饮等服务业都出现下滑,致使斯里兰卡经济每况愈下。疫情暴发以来,斯里兰卡最赚钱的旅游观光业遭受重击。这个占斯里兰卡GDP12%、占外汇收入14%的产业只能局部运转。

  今年5月19日,斯里兰卡出现独立以来首次主权债务违约。无法偿付7800万美元到期债务利息,引爆主权债务危机。而缺乏外汇进口,使斯里兰卡经济危机愈演愈烈。目前斯里兰卡公共服务已基本中断,学校关闭,公交系统停摆,民众被禁售汽油并要求居家办公,约七成居民难以保证一日三餐。

  不过,许多人还是将国家的衰落归咎于拉贾帕克萨的经济管理不善。2019年拉贾帕克萨上台后,推出了一系列经济改革政策,主要包括增值税从15%降为8%,以刺激企业发展;推行有机农业改革方案,促进整个国家农业实现“绿色种植”,以提高农产品附加值,阻止外汇流出。

  事实证明,这一系列改革政策,对于斯里兰卡经济来说过于超前。斯里兰卡财政部估计,减税导致政府收入损失超过14亿美元2019年底,斯里兰卡外汇储备也只有76亿美元。而禁止化肥进口导致大面积的农作物歉收,让斯里兰卡失去了大米自给自足的能力。斯里兰卡不得不从国外进口粮食,导致外汇更加短缺。

  马辛哈7日向议会讲话时说,“国家已经破产”,这场史无前例的经济危机“将至少持续至2023年底”。

  今天的斯里兰卡,显得悲情又无奈。但事实上,早在新冠疫情前,包括世界银行在内的机构就警告过斯里兰卡的高债务问题。

  “斯里兰卡在整个危机过程中有太多节点,哪怕其中一个节点的风控能做到位,也许整个历史进程就会大不一样。”陈佳表示。

  陈佳进一步分析道,斯里兰卡羸弱的经济基础、脆弱的金融体系、过度依赖国际援助和旅游业,都跟当下疫情反复地缘冲突反向而行;疫情和冲突造成东南亚各国以邻为壑,短期大幅削减了农产品贸易,俄乌局势则更加加剧了全球能源安全和粮食安全危机;美元为主导的旧的国际货币体系对救助第三世界穷困国家又缺乏内在动力,加上近期美联储饱受超速通胀困扰也在超速加息缩表的通道中,这些因素彼此叠加都沉重地压在了斯里兰卡国民的肩上。

  原本斯里兰卡还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展开谈判,以振兴经济。据路透社报道,斯里兰卡正在向IMF寻求30亿美元的救助,重组部分外债,并从多边和双边渠道筹措资金,以缓解美元短缺。

  但现实情况的不断恶化,让谈判推进十分困难。维克拉马辛哈表示,“因为我们是作为一个破产国家,而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参与讨论”。

  陈佳指出,就国际援助而言,斯里兰卡未能如期达到IMF重组的要求,贷款迟迟无法到位导致其国家债务如期违约。虽然IMF有着自己一套业务准则并施行多年,但最近几十年的拉美各国也跟斯里兰卡一样经历过从渴求援助到分离改革重组期望达标再到后来不得不债务违约的困局。

  至于斯里兰卡破产危机对全球经济的影响,陈佳认为,目前来看,斯里兰卡的经济体量和人口规模都相对较小,在国际贸易和国际货币领域的参与度都一般,因此它的主权破产对国际社会而言,更多具备的是政治影响力而非经济影响力。

  但陈佳也提醒,南亚地区的经济格局近年来有恶化的迹象,斯里兰卡主权破产很可能只是一个领先性指标。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有限公司,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 媒体合作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中同律师事务所()